吴庆:明年中美货币政策大概率背道而驰,不确定性或将上升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仍保持较高增速,市场普遍预计,今年全年GDP增速或仍有8%以上。展望明年,中国经济能否持续保持如此高的增速?会遇到哪些挑战或风险?对此,财联社专访了中国东方资产原首席经济学家吴庆。吴庆预...

今年以来中国经济仍保持较高增速,市场普遍预计,今年全年GDP增速或仍有8%以上。展望明年,中国经济能否持续保持如此高的增速?会遇到哪些挑战或风险?对此,财联社专访了中国东方资产原首席经济学家吴庆。

吴庆预计,明年我国GDP的增长目标或将定在5.5%附近。明年很可能是全球经济受疫情拖累的最后一年,这意味着我国的出口优势将有所减弱,但我国的转型升级还不足以支撑经济增速达到目标。因此明年财政政策将比较宽松,同时将配合积极的货币政策,降息降准成为大概率事件。

这意味着中美货币政策方向相反,可能会带来一些不确定性。吴庆认为,这可能会给人民币汇率带来震荡压力,预计明年人民币汇率将出现“多空交织”的情况。虽然从短期来看中概股回归将推升人民币汇率,但从长期来看,中国经济增长内生动力趋缓,将形成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

吴庆还认为,由于疫情接近尾声,延期还本政策等疫情时期的特殊政策或将退出市场,这可能会加速银行不良资产暴露,推高不良率。预计明年银行将加大不良资产处置力度。在出清行业风险时应尽量防止“一刀切”式的政策,要做到“先立后破”。

明年降息降准是大概率事件

明年中国的经济增长将会如何?随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重心重回“稳增长”,市场已经普遍预期,2022年中国GDP增速目标在5.5%附近。吴庆对此表示认同,但他预计明年我国经济的自然增长率比这一目标低一个点左右。

吴庆坦言,当前我国经济增速相对较高,主要是由于我国抵抗疫情冲击的能力较强,经济率先从疫情中复苏,全球制造中心地位进一步巩固,这拉动了我国出口的持续增长。

根据海关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我国进出口总值35.39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比2019年同期增长24%。其中,出口19.58万亿元,同比增长21.8%,比2019年同期增长25.8%;进口15.81万亿元,同比增长22.2%,比2019年同期增长21.8%;贸易顺差3.77万亿元,同比增加20.1%。

这样的优势明年还能否持续?吴庆认为,明年全球疫情恶化是小概率事件,预计随着未来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越来越小,全球各经济体或将持续复苏,因此我国制造业优势将逐渐弱化,出口增速将承压。与此同时,当前我国转型升级仍在进行中,一些技术革新、产业升级成为新的增长动力,暂时还不足以支撑经济高速增长。而国际形势的复杂多变,亦将给中国转型升级带来负面影响。

在此背景下,吴庆认为,明年我国GDP要达到5.5%左右的增长目标,就需要采取更加积极、有效的宏观政策。在财政政策方面,当前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明确将保持财政支出强度;而在货币政策方面,为了让财政政策更加有效,预计明年将会进一步降息、降准。

多空交织下汇率走势不确定性增强

“明年我国的货币政策大概率将与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背道而驰’和‘相向而行’。”吴庆预计,在中国明年降息、降准成为大概率事件的同时,美联储则将加快缩表进程,并在未来一两年内多次加息。

近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宣布,将从明年1月开始将每月资产购买缩减规模从150亿美元扩大一倍至300亿美元。按照这一速度,美联储预计将于明年3月中旬结束资产购买举措。同时多数美联储官员预期明年美联储可能加息3次。

吴庆解释,所谓“背道而驰”,是指中美双方的货币供应量将进一步出现分歧,而“相向而行”则意味着两国利率将进一步靠近。但无论是“背道而驰”还是“相向而行”均代表着政策方向相反,这增加了明年的不确定性。

“在诸多风险中,最容易预测到的是明年人民币汇率走势将受到影响。”吴庆认为,中美利差收窄将导致一些长期套利的资金离场,叠加我国内生动力趋缓,将让我国人民币汇率形成贬值预期。

实际上,当前人民币汇率仍处于上升通道。2021年人民币汇率总体呈现小幅升值,但仍未脱离在合理区间双向波动的态势,全年波动区间在6.34元至6.58间。央行曾与12月6日宣布对外汇存款准备金“加准”以抑制过快上行的人民币汇率。

不过,吴庆认为,这是人民币汇率最后一轮上升行情。在他看来,这轮人民币汇率上涨行情主要源自中概股回归引起的资金流入。部分投资者对中概股企业的投资价值依然认可,他们愿意追随这些企业回归中国市场,于是需要兑换人民币和港元。虽然目前无法预计这将带来多少资金流入、持续多长时间,但相对于利差改变而言,这种推升人民币汇率的影响将是短期的。

明年银行不良资产处置力度或将加大

吴庆认为,在更加积极的货币政策之下,银行的贷款规模将持续上升,但预计明年银行业不良将持续暴露,不良率或将出现反弹。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银行业的资产质量已经有所好转。根据银保监会的数据统计,今年以来我国商业银行的不良率逐季下降。截至今年三季度,商业银行不良率为1.75%,较今年二季度环比下降0.01个百分点,较今年一季度下降0.05个百分点。

“当前银行业不良率有所好转,主要是因为一部分风险暂时没有显现出来。延期还本付息政策让一部分实际已形成不良的资产暂时不计入不良。同时,银行还加大了不良资产的处置力度。”吴庆认为,随着疫情的好转,如果延期还本付息等疫情期间特殊的政策安排退出,银行业的不良率将出现较大程度的上行。而在资产质量承压之下,预计银行业仍将加大不良资产的处置力度。

此外,吴庆认为,当前在我国经济结构转型的过程中,还要防范出现对一些行业出台“一刀切”的政策,这加大了我国经济的不确定性和震荡。

而在产业升级的过程中,吴庆认为,还应进一步发展不良资产行业。当前,不良资产行业发展前景虽然广阔,但处置能力尚显不足。因此,他建议,AMC行业还应继续引入新的机构,扩大业务范围,并进一步提升能力。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91236165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46661715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8:0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