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亚轩:明年人民币汇率仍有走强基础

2021年人民币汇率总体呈现小幅升值,但仍未脱离在合理区间双向波动的态势,全年波动区间在6.34元至6.58间。在双向波动的格局下,监管部门也更倾向于利用种种间接手段对汇率的波动进行管理。

进入2022年,人民币汇率走势仍将受到各种多空因素的交织影响,但走势会不会超出市场预期?对此,财联社记者专访了招商证券研发中心董事总经理谢亚轩。

谢亚轩认为,2022年人民币汇率将较之2021年更强势,对于明年人民币汇率的具体走势,谢亚轩认为,目前人民币的强势将延续到明年一月份,但考虑季节因素,明年一季度后期甚至到二季度,人民币可能会稍微偏弱,到明年年底前人民币将重新走强。

在外汇管理方面,谢亚轩表示,明年政策主要的发力方向将是在减少对资本流出的限制上。如果人民币升值压力加大,在减少对资金流出限制方面,政策可能出现更多的积极变化,例如扩大对外投资和并购,包括进一步扩大南向通的可投资范围等。

辩证看待人民币汇率升值

对于2022年可能出现的人民币升值压力,谢亚轩认为,要进一步提升人民币汇率的弹性,并要容忍汇率的波动,只有提升人民币汇率弹性,实行更为灵活浮动的汇率,减少和避免汇率的扭曲,并应辩证看待人民币汇率升值对经济和企业的影响。

谢亚轩指出,人民币升值可能对出口企业的盈利会有影响,但对整个进出口行业的影响要做综合考虑,既要考虑对出口企业的影响,也要考虑对进口企业的影响。

谢亚轩解释称,人民币升值对改善进口企业盈利是有帮助的,即便是对出口企业而言,也有相当一部分出口企业需要进口原材料,允许人民币适度升值,将有助于抑制输入性通胀,降低进口成本。明年全球经济将面临的重要问题就是通胀压力仍将维持在高位。

此外,如果明年美元出现回落,人民币兑其他货币也可能会顺势走弱,而且下降的幅度更大,这对于出口多元化的企业的盈利也会有帮助。

谢亚轩并认为,汇率略偏强更有利于第三产业的发展,如与实体经济有关的服务业,也有利于推动技术进步和科技创新,所以汇率升值对于中长期经济结构调整和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也应该得到强调。

明年美元指数或将回落

有关研究表明,人民币汇率和美元指数的相关性接近80%,近年来美元指数的波动和人民币汇率指数总体上也保持着同步和一定相关性,因此明年美元指数的走势仍是影响人民币汇率的关键因素之一。

谢亚轩指出,总体上,美元指数与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呈负相关关系,即美元指数走强人民币或偏弱,反之亦然。目前市场虽然看多美元的氛围仍浓,但美元指数从2021年初的89上涨到现在的96,已经有接近10%的升幅。

从美元指数历史走势观察,年度升幅已经较大,虽然短期美元指数仍有上升势头,但支持美元走强的因素经过持续发酵后,支撑力度将逐渐减弱,除非未来有显著支持美元走强的理由存在,否则一旦市场预期出现反转的情况,美元很可能会冲高回落。

谢亚轩解释称,现在美联储退出QE等支撑美元走强的因素都在发挥作用,未来上述预期进一步加强的可能性偏弱,因此市场预期变化或将导致美元指数回落。预计2022年美元整体走势将偏弱,美元指数可能将回落到83附近。

此外,美元也是全球金融周期的价格指标,全球金融周期一般在18年左右将形成一个完整的周期,本轮周期自2009年开始,从2019年下半年进入扩张阶段,在扩张阶段美元指数大概率会走弱。因此从全球金融周期的角度判断,美元指数仍处于中长期回落的大趋势中,尽管在此过程中美元会有反弹,但整体上会呈现弱势。

外汇市场供求因素

在影响汇率的外汇市场供求因素方面,谢亚轩认为,考虑基数原因,未来中国出口增速有可能呈现回落的趋势,但2019年以来,我国经常账户顺差的规模较之前有适度的上升,对应的是全球需求对中国产品需求改善的大趋势。

谢亚轩预计,未来经常项目顺差规模和我国GDP的比重仍将维持在1.5到2%之间,随着GDP规模以每年5%到6%左右的正常速度增长,2022年我国经常项目顺差规模仍将上升,从市场供求的角度亦将支持偏强的人民币。

在资本项目下,谢亚轩认为明年国外对我国的直接投资仍将保持小幅净流入的局面,市场中外汇的供应将增加,对人民币汇率的影响偏升值。但证券项目下的股市和债市资金流动仍有较大的不确定性。

谢亚轩指出,参考2013年美联储上次“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溢出效应的经验,国际投资者投资中国债券市场的行为可能会受到冲击,从而对中国债券市场开放的进程产生一定影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91236165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46661715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8:0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