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数字经济:位居世界第二,区域发展极不均衡

当前,数字经济已成为世界多国竞相抢占未来经济发展主动权的“制高点”,中国城市数字经济发展有何特点与潜力?智慧城市又何以成为国家经济运行体系的重要支撑?

12月13日,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上海总站主办的“中国城市数字经济论坛·2021”呈现的一组数据称,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测算,2020年,中国数字经济位居世界第二,规模达到39.2万亿人民币(5.4万亿美元),占GDP比重为38.6%。

论坛上,中国通信研究院副院长胡坚波在发布《中国城市数字经济发展报告》(下称《报告》)时称,整体来看,我国数字经济竞争力较高的城市集中于南方和东部地区,北京、上海、深圳位于我国数字经济竞争力第一梯队。

《报告》显示,2020年数字经济竞争力指数全国排名中,从东西分布来看,前15位城市中,东部地区城市12个,从南北分布来看,前15位城市中,南方城市12个。呈现出较大的地区差异。

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志强对此解释称,中国城市分布空间广,资源禀赋差异大,因此在数字化领域发展极不均衡。综观世界城市发展史,可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城市是提供物物交易的场所;第二阶段城市成为资源的聚集地,但本身不生产资源;第三阶段是进入工业革命,城市借助化工原料生产大量的物质财富。现在,城市进入了4.0阶段,数字和大脑的智力创新决定了城市发展的质量。有多少城市能够迈入“智力型城市”,则决定了整个国家能否顺利迈进4.0阶段。

吴志强指出,当前世界,人类城市的四个阶段并存,可分为交易型城市、物质型城市、体力(资源)型城市,以及智力型城市。“‘智力’是今天城市质量的决定要素,全球所有的城市将因此再被筛选。”

《报告》则依据数字经济城市竞争力将全国城市分为综合引领型、特色开拓型和潜力提升型三类。其中,北京、上海、深圳三城均有较高的数字经济建设战略定位,是中国数字经济综合引领型城市,主要表现为数字经济体量巨大、创新要素富集、基础设施完备、数字业态丰富、数字需求旺盛、政策配套完善、数字经济带动作用明显等方面的特质,对于全国的数字经济发展具有领航作用。

不同类型的城市在发展数字经济过程中面临何种挑战?

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积丰在论坛期间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时指出,当前,如上海、北京等超大城市,有着良好的信息基础设施,基于其上的数据和平台能够在城市精细化治理等方面发挥好的效果,但全国范围的信息基础设施全面建设仍需要一个过程。而对于先发的大城市而言,“信息化也要有限度,既达到社会治理目标,也要让老百姓感受到人性化,以百姓为本进行技术与人的平衡,这是一个难点。”

华为中国区智慧城市首席专家、数字经济首席专家聂俊宇则指出,中国各地区在发展数字经济的过程中,通常面临着几个“共同困局”:一是如何将地区数字化经济融入包括“双循环”“城市群”等国家战略中;二是各地区应如何充分发挥区位优势,“数字经济给了很多城市一个换道超车的机会,可以锻造长板优势,补足短板”;三是当前城市数字化更加注重长效性和整体性,因此对城市高质量发展整体解决方案的系统性、复杂性和逻辑性提出了更高要求。

如何让数字化应用从“盆景”顺利展开为“全景”,从单点的项目变成完整的智慧城市?吴志强认为,最大的难点还在于思想理念的迭代。

“我们通常认为,智慧城市要有一套完整的中枢系统,顶端是城市大脑,但事实上,城市只有一个大脑是不够的,”吴志强说,现在很多单点场景都实现了智能化,如要全部联接起来构成城市智慧网,只有一个数据库“大脑”会使垃圾信息聚集、耗电量剧增,因此城市应建设数据库群作为“众脑”,彼此协同,释放集成智慧。

当谈及未来数字技术能如何改变城市时,腾讯公司副总裁、华东总部总经理张立军认为,以数字为底座的智慧城市将改变传统自上而下的管理模式,使个人作为城市的主体。“智慧城市将更多地关注每一个人的每一点日常需求,整个城市的运行就是围绕市民生活方方面面去进行思考和发展,每个人的交互都将为城市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912361656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46661715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六,8:00-18: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